訂閱

多平臺閱讀

微信訂閱

雜志

申請紙刊贈閱

訂閱每日電郵

移動應用

商業

赤兔下線:美國互聯網公司無法打破“中國魔咒”

楊安琪 2019年06月28日

美國互聯網巨頭們都把中國看做“陽光明媚的巨大市場”,但他們最終都黯然從這里離開。

LinkedIn領英中國旗下職場社交工具赤兔將在7月31日下線,這款帶著濃重中國社交色彩的產品,經歷4年后黯然退場。

2015年赤兔剛剛上線時,我曾見過沈博陽。那時他意氣風發,有一種“舍我其誰”的沖勁。從客觀上來說,赤兔也擁有足夠的中國社交基因:領英中國的投資方紅杉中國和寬帶資本都是最了解中國移動互聯網的基金,而沈博陽從一開始就告訴團隊,赤兔要在用戶使用習慣上,要與微信足夠相似。

但他最終失敗。其中原因眾多,在沈博陽一篇名為《赤兔下線背后:中國職場社交路在何方?》有詳細描述,不多贅言。

一個更值得思考的話題是:美國互聯網巨頭們都把中國看作“陽光明媚的巨大市場”,但他們最終都黯然從這里離開。

這種中國魔咒從淘寶與eBay的對決開始。2003年的5月10日淘寶上線,正面挑戰eBay,彼時eBay要向入駐商家收取入場費和交易費,而馬云宣布了淘寶網的3年免費戰略,免費正是淘寶同eBay競爭中的殺傷性武器,此后阿里巴巴在中國一騎絕塵,至今已經是全球前10大互聯網公司。

撇去及百度與谷歌的競爭,接下來亞馬遜與京東的競爭則更為明顯。

京東更多把亞馬遜當作老師和融資過程中說服投資人的標簽——我們是中國的亞馬遜。但它從一開始就沒有把亞馬遜中國當做真正的競爭對手,劉強東不斷與國美、蘇寧大打價格戰,而向亞馬遜學習倉儲、物流和管理。在如今中國B2C電商市場份額上,亞馬遜只是京東的一個零頭。

我曾經問過彼時亞馬遜負責所有海外業務的高級副總裁、意大利人蒂亞戈皮亞琴尼一個問題:為什么亞馬遜不能修改自己的頁面?讓它們更符合中國人的閱覽習慣。

他的回答是,亞馬遜要保持全球的一致性——亞馬遜想改變中國人的瀏覽習慣,而不是適應它。最終證明亞馬遜的做法沒有實現貝佐斯的愿望。

曾經我認為最有可能破除“中國魔咒”的公司是Uber。這家公司給了中國團隊高度自治權利,每個城市的領導者都有絕對話語權,可以根據每個城市的不同特點調整補貼策略和營銷政策,但即使這樣,Uber也從中國匆匆離開。

有一類公司除外:諸如高通、英特爾這樣的硬核科技公司在中國掌握了絕對的話語權。實際上,小米、vivo、oppo之類公司,都會在發布會上提及,誰首先能夠使用到高通的最新一款芯片,并把它作為領先競爭對手的標志。

中國互聯網公司處于“自由市場”競爭的最頂端,他們就像一個個生于街頭的青年,每天刀頭舔血、競爭奪食,稍有不慎就將瞬間死去。也正是這種生于街頭的競爭,讓中國互聯網公司們不懼怕任何外來者。

如果總結來說,中國互聯網公司在迎戰美國巨頭時有三大利器:免費、產品快速試錯并迭代、快速融資。淘寶用免費模式戰勝了eBay、京東用快速試錯打敗亞馬遜、滴滴則用融資壓垮了Uber中國。

沈博陽寫到:記得2014年初領英中國剛剛創立的時候,沈南鵬問我,你覺得領英App最需要改進的一個功能是什么。我說是要支持手機號注冊(領英當時只支持電子郵箱號注冊)。他說有道理,你覺得多久可以做出來。我說,如果是我自己的創業公司,加上測試,最多兩周上線。在領英可能會慢一些,估計兩三個月總能搞定吧。結果這個功能前前后后花了將近兩年時間才上線。

赤兔或許只是一個美國互聯網巨頭在中國的縮影,如果想一想還有哪些美國互聯網公司在中國有機會?哦,Airbnb一直都在。

它會比此前來的人做的更好嗎?(財富中文網)

我來點評

相關稿件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強情報中心

財富專欄

北京pk10定位胆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