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

多平臺閱讀

微信訂閱

雜志

申請紙刊贈閱

訂閱每日電郵

移動應用

傅盛:用了兩三年才理解怎么做一家上市公司CEO

新浪財經 2019年11月07日

我們在上市之前沒有接受過上市公司CEO的培訓,我大概用了兩三年才真正理解怎么去做一家上市公司的CEO,怎么去面對這些壓力。

獵豹移動公司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傅盛
?

《財富》全球科技論壇于11月7日至8日在廣州舉辦。獵豹移動公司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傅盛出席并接受《財富》章勱聞采訪。

  傅盛在演講中表示,在技術狂熱期的時候,你只要把一個東西展示一下就能獲得額外的紅利,這就是當時所謂服務機器人這個行業的現狀。

  “所謂服務機器人長了兩只胳膊,做出一個人型,做了一個屏幕,然后動了兩下,就可以賣你幾十萬,就有一些大的金主或者機構就買單。我認為它本質上稱不上是一個產品。”

  傅盛談到,他覺得孤獨感是與生俱來的,而且當你要去做一些你希望做得不同事情的時候這種孤獨感必然加大,因為太多人理解你,這件事就不是一件與眾不同的事情了,人生的修煉就是接納這種孤獨感,與之相處。

  他表示,作為上市公司的CEO肯定是有制約的,而且最重要一點就是在上市之前是沒有接受過上市公司CEO的培訓。

  “我大概用了兩三年才真正理解怎么去做一家上市公司的CEO,怎么去面對這些壓力,如果你深夜很生氣,跟人家罵街,這并沒有什么好的效果。我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堅定你自己的長期價值,對短期的波動你要真的能夠修煉到你可以不在意,這件事是要付出巨大努力的。”

以下為對話實錄:

  章勱聞:傅總,我記得去年4月的一個晚上,舉辦北京奧運會水上項目的水立方舉行了你第一場機器人產品發布會,我至今記得當時您演講到一半的時候突然間就消失了,然后再進入畫面的時候您已經跳到了水立方的深水池里面,一路游到了泳池另外一頭,然后濕漉漉的回到臺上。我私底下聽說,您的同事們很反對這個環節,但是您堅持要游,因為您希望能夠展示過去這兩年開發機器人的一種感受,一種水中的窒息感,能不能請您今天給我們講一講為什么會有這樣一種窒息感?

  傅盛:對,他們是反對我游,本來要請一個水上芭蕾的表演隊去游,我想請別人挺花錢的,我游是免費的,我說我游吧,我游泳還行。

  其實我一直是不會游泳的,我大學在海邊,只要水比我自己深,我就必然要嗆水,所以我在海邊兩年的時間,所謂的游泳都是在海邊泡水。一直到我有一個朋友,他就會游出很遠,我就說你不害怕嗎?他說你走路也會被車撞,給我講了一番放下恐懼的道理,我瞬間就會游泳了,我就跟著他一起游了十多分鐘,我在大海里游的很深,游到有一次我家人都報警,因為找不到我,最后發現報警沒有用,因為海里需要打撈隊,警察是不管的。

  為什么想在3.21去游泳?我覺得做很多事情就是這樣,后來我也養成了一個去教別人游泳的方法,從來不教技術動作,我只告訴大家你慢下來,你放下你的恐懼,你就真的會掌握一個新的技能。而做機器人這件事,我跟很多人聊過,我的朋友也好,同行也好,大家都覺得不太相信,或者覺得異想天開,對我自己來說也的確是踏入了一個新的領域,我想用這個來表達,其實更多的是你怎么放下恐懼的過程,你越害怕它,它會讓你的動作越變形,你越不能夠自由的舒展,你就會越失敗,所以不如放下恐懼,把動作慢慢做出來。

  章勱聞:特別真實的分享,您講得這是一種精神上的頓悟。我們看您還有一次思想的轉變,今天我們說到AI,大家想到的是百度的自動駕駛,騰訊的智慧零售,科大訊飛的語音識別這些。在你前些年消失了以后,你去了什么地方?思考了什么,碰到了什么樣的人物或者一些什么樣的事件,幫助你最后決心要走向這么一個方向,就是從智能機器人來切入AI,這個市場真的有那么大嗎?

  傅盛:我在30歲之前是有3個人生愿望的,第一個是有100萬存款,第二能到美國去看一下,反正都沒實現,第三個我都忘了,好像也沒實現。后來到了31還是32歲的時候,有一次有機會去美國,我就記得我站在斯坦福的大草坪前,我看他們好悠閑,每天都在跑步,我覺得我跟加班狗一樣在北京996,甚至都不止,我就想是什么造成這么大的差別?好像很多創新,他們還會說是我們抄襲他們的。

  那時候我就認為可能并不是勤奮本身,而是去想不一樣的事情,做一些別人可能沒有做過或者不敢做的事情,你才有機會。所以在那個時候我們獵豹移動在2011年的時候就全力以赴做海外,因為我覺得我們不需要做中國市場,我們也有可能變得很大,而且移動互聯網帶來的機會非常大,那個時候其實大家就不信。等到獵豹移動在2014年上市的時候其實我也是順著這個路徑在想,你說我這兩年消失了,的確這兩年也很少出來,其實就是在磨煉內功。

  我們在美國有挺多用戶,也有辦公室,在日本,在以色列都有一些機構,所以我就會經常到處跑,那時候我就看到AI這個機會,我想下一個機會是什么的時候,我昨晚還跟何小鵬也在廣州,我們還在聊他的電動車。我當時過幾個領域,第一我想是一個面對未來的領域,可能它需要多走一些時間,但是它一定會很大,就剛才你說智能機器人,我認為機器人和人共同的生活,幫人生活更美好,這件事是毋庸置疑的。

  而底層的技術,就是看完AI以后,底層的這種技術也基本上達到一個可用的狀態了,對我個人來說,我做過好多款產品,最早360產品經理,到后來做全球幾億的用戶,我想去做一個別人沒有定義過的產品,而不是別人定義過我還要重新把它做得更好一點,我也想過做汽車,但是我想特斯拉出來以后,電動車已經被定義了。想來想去,最后琢磨到這個,我認為用現在的AI技術就能做出一定情況下去把服務做得更好的機器人,只要把硬件、軟件做好,所以這兩年就去學技能了。

  章勱聞:在軟件時代你是研究場景的專家,總是能找到用戶需求里面的痛點。最近你也揭露了一些你認為是偽機器人產品,能不能今天給我們講一講真偽之間,去偽存真判斷的依據是什么?

  傅盛:在我正式開始這個項目之前,我去了日本拜訪了軟銀團隊,孫正義買的機器人,我還挖了他們的產品經理過來,也去過美國拜訪過很多初創團隊,也看過中國很多團隊做的這個機器人。其實有一條曲線,就是在技術狂熱期的時候,你只要把一個東西展示一下就能獲得額外的紅利,這就是當時所謂服務機器人這個行業的現狀。所謂服務機器人長了兩只胳膊,做出一個人型,做了一個屏幕,然后動了兩下,就可以賣你幾十萬,就有一些大的金主或者機構就買單。我認為它本質上稱不上是一個產品,一個好的產品一定是在用戶的服務超越了今天用戶享受的需求,或者說比現在用戶需求滿足的更好,比如說它的品質更好,就是擁有的成本。

  章勱聞:能不能舉個例子,比如什么樣的?

  傅盛:比如大家去KTV,你說我的手機號是多少,然后他就帶你去一個房間。我們在北京一些KTV已經是機器人在引領了,它一天晚上能引領200多次,大概是2-3個服務員的工作量,KTV的成本可能是服務員的一半,這樣能找到產品的破局之道。我不是揭露,我只是講了一些現狀,就是憑什么一個東西加了兩個輪子,做成這樣就能賣幾十萬,就是因為它有人工智能,我覺得這個肯定不合理,這樣這個行業是不會發展起來的。

  章勱聞:你絕對如果你找到這個痛點,在中國的KTV你能夠做出這樣引路的機器人,類似這樣的能復制到海外嗎?能夠成功嗎?

  傅盛:當然可以了。前天我們日本的一個大客戶,他幫我們做一些產品在日本的銷售,還送了我一把日本軍刀,他是一個富二代,也是對科技產品特別感興趣。獵豹移動前臺已經是機器人了,機器人引領,你過去以后,如果你已經登記,只要你說出手機號,他就給以拍照,直接刷臉進出辦公區。他對我們這個非常感興趣,對我們的產品特別想引進。

  章勱聞:硅谷曾經有一輪思考就是從數字轉回實體,最近我聽到你提了一個理論,物理世界要向數據世界遷移,過去是PC和手機來承擔遷移的載體,未來是機器人成為這個載體,你這背后是有自己的經濟學理論或者技術的理論來支撐嗎?

  傅盛:還是有一些理論的,雖然我不是搞經濟學的。因為我是互聯網出身的,有一段時間我也會認為互聯網會統治一切。但是后來我們開始做機器人以后,我們就想如果手機統治一切就不需要別的設備了,大家吃喝玩樂都在手機上,配個椅子,弄個VR,人生就結束了。但是發現在過去三年過程當中,中國的商業綜合體的客流量一直在漲,新建的商業綜合體數量一直在增,過去三年當中電商占了商品零售總額的比例沒有提高,馬云說十年以后電商干掉所有,但是現在看起來,人畢竟是一個感知的動物,他對實體需要更多。

  所以我們認為手機不會統治一切,手機不是一個公共設備,所以一定會出現一個設備使得今天在這個實體場景,甚至我認為在家庭,大家可以看,我一直認為手機不會是家庭的中心,會出現這樣的設備,就使得實體場景能夠把這些數據,我們講的要收集起來,把用戶的需求變成一種數據。在以前實體場景里面用戶的需求并不是數據,只有交易才是數據,如果我問你這里有沒有老干媽,服務員說沒有,顧客就走了,他這個數據并沒有留存,但是今天是一個機器人往那兒一放,問的所有問題都變成數據,像互聯網一樣可以高效決策,自我生長的東西。所以我認為一定會有個設備,但是這個設備必須標準化,不能每個房間都重新布一套線,完全的不標準化。

  章勱聞:明白了。所以您的意思是未來無處不在的數據信息載體,除了我們人腦之外,會誕生這么一個新的階層。最后很簡短請您回答一個問題,我們都知道有預見的人未必是幸福的,有的時候很長時間里面他很孤獨,您有這樣的孤獨感嗎?另外作為一個上市公司CEO,資本市場短期壓力有沒有可能給你帶來制約?

  傅盛:我覺得孤獨感是與生俱來的,而且當你要去做一些你希望做得不同事情的時候這種孤獨感必然加大,因為太多人理解你,這件事就不是一件與眾不同的事情了,人生的修煉就是接納這種孤獨感,與之相處。

  作為上市公司的CEO肯定是有制約的,而且最重要一點就是我們在上市之前是沒有接受過上市公司CEO的培訓,我大概用了兩三年才真正理解怎么去做一家上市公司的CEO,怎么去面對這些壓力,如果你深夜很生氣,跟人家罵街,這并沒有什么好的效果。我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堅定你自己的長期價值,對短期的波動你要真的能夠修煉到你可以不在意,這件事是要付出巨大努力的。

聲明:所有會議實錄均為現場速記整理,未經演講者審閱,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我來點評

最新文章:

500強情報中心

財富專欄

北京pk10定位胆玩法说明 2013新浪体育评现役50大 25选5 江苏11选5 新疆18选7 河北11选5 极速十一选五 国外股票指数 河北11选5 31选7 世界主要股票指数 水井坊股票 百度发布理财平台 快乐十分 华东15选5 188足球比分查询 188比分直播吧官网